<em id="tdrrh"><form id="tdrrh"></form></em>

      <address id="tdrrh"><nobr id="tdrrh"><meter id="tdrrh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tdrrh"><listing id="tdrrh"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<sub id="tdrrh"><nobr id="tdrrh"></nobr></sub><address id="tdrrh"><nobr id="tdrrh"></nobr></address>
          云南頻道

        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灘地管理員——守護洱海的那一抹橙

          2021年03月22日 09:05:00 | 來源:新華網

            “看見水葫蘆就來氣!看見塑料袋就心煩!”

            說這話的時候,蘇萬青正揮動釘耙,把淺灘的水葫蘆往岸上拖,又一腳踩住幾片葉子,彎腰把裹在里面的塑料袋扯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今年52歲的蘇萬青,是云南省大理市上關鎮的一名洱海灘地管理員。2004年,大理市環洱海各鄉鎮成立了洱海管理所,同步組建灘地管理員隊伍。截至目前,大理市環洱海8個鄉鎮、2個街道辦,以及大理市洱海水資源管理所共有灘地管理員142人。他們身穿橙色小馬褂,分布在洱海148.1公里環湖岸線上,負責水葫蘆打撈、死亡水草清除、白色垃圾和漂浮物清理等工作。

          蘇萬青正在打撈水草。新華網 趙普凡 攝

            蘇萬青個子不高,頭上戴一頂洋氣的粉色遮陽帽。在灘地管理員隊伍里,女性占的比例非常小,用蘇萬青自己的話來說,這是一份又臟又累的活,女人很難干下來?!澳悄銥槭裁磮猿至?0多年?”蘇萬青的回答簡潔而樸實,“為了生活,也為了洱海?!?/p>

            家住上關鎮馬廠村的蘇萬青,生在洱海邊,長在洱海邊。和許多同輩人一樣,蘇萬青在青年時期就以打魚為業,后來又和丈夫張澤舉在洱海里進行網箱養魚。說起那個時候的洱海,蘇萬青一個勁地說“水清”,“我們劃船去打魚,哪里要帶什么水,口渴了伸手捧起來就喝!”

            然而,自20世紀80年代起,隨著流域內人口的不斷增長和旅游業的飛速發展,洱海流域污染負荷快速增加。曾經清澈見底的“高原明珠”,經歷了從貧營養湖泊向中營養湖泊再到富營養湖泊的演變,出現藍藻大面積聚集和暴發。

            蘇萬青的人生際遇,也和許多“靠海吃?!钡臐O民一樣,因為洱海水質的惡化而改變。當地政府取締機動捕魚船和網箱養魚后,蘇萬青和丈夫張澤舉面臨轉行?!盀┑毓芾韱T,一個月400塊,干不干?”當村里的干部向夫妻倆拋出“橄欖枝”的時候,親戚朋友沒有一個支持的,要知道,之前打魚,一個月隨隨便便就有好幾千塊的收入。但張澤舉一口應了下來,兩年后,蘇萬青也加入了進來。

            “往小了說,我們干了半輩子漁民,沒有其他技能,出去打工也難找;往大了說,洱海是塊寶,祖祖輩輩都靠它生活,我不能看著它毀掉?!碧K萬青說。

          上關鎮的灘地管理員們正在打撈水葫蘆。新華網 丁凝 攝

            上關鎮共有22名灘地管理員,年齡都在50歲上下,人生際遇也基本相似,都是由漁民轉行而來?!澳艹钥?,有責任心,對洱海有感情?!笨渫曜约旱年爢T,隊長楊國全又忍不住補了一句,“每個月才1600塊的工資,年輕人誰愿意干這個?”

            上關鎮環湖岸線長達22.1公里,又因為處在下風向,這片水域就像一個巨大的網底,“兜住”了死亡水草、白色垃圾、漂浮物等。加之羅時江、彌苴河、永安江等3條河流都從這里匯入洱海,一下雨,各類雜物就有可能沖刷下來?!跋啾绕渌l鎮,我們的打撈任務尤為繁重?!睏顕f。

            我們到訪時正值冬季打撈季,是上關鎮一年中打撈任務最重的幾個時節之一,灘地管理員們分了7個小組,從上午8點半開始,沿著環湖岸線重點打撈,到下午五點半收工時,楊國全告訴我們,當天22名灘地管理員和100名臨時招募的人員,打撈出來的水葫蘆和死亡水草應該有幾十噸之多。具體到蘇萬青,她上午在小排灣的灘地打撈水葫蘆,下午又劃船到彌苴河入湖口打撈死亡水草和漂浮物,“一天下來,少說也撈了五六百公斤?!?/p>

            蘇萬青和同事們。新華網 趙普凡 攝

            除了灘地管理員,在洱海流域,還分布著濕地管護員、網格化管水員、河道管理員、垃圾收集員、藍藻打撈員、三禁四推員等各類人員共2925人,他們身穿環衛服,在平凡的崗位上默默付出和奉獻,成了洱海流域最耀眼的一抹橙。

            采訪當天,打撈任務結束后,我們跟隨蘇萬青去到她在馬廠村的家。剛坐下來,家里正在學走路的小外孫就挪過來“求抱抱”,蘇萬青臉上的倦容瞬間全消,一臉慈愛地抱起小外孫……稍后面對我們的鏡頭,蘇萬青說了這樣一段話,“灘地管理員這個工作,又臟又累,工資也低。但我總想著,我們多苦一點、多累一點,留給子孫后代一個清清亮亮的洱海?!保ㄍ辏?/p>


          出品人 王 江

          監 制 李 霞

          編 導 丁凝

          攝 影 趙普凡、丁凝

          撰 稿 念新洪

          剪 輯 丁凝

          外 聯 黃曉英

          ?

            往期回顧

          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洱海邊有群上海來的“治水人”

          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“單腿村醫”李紅奎:拄著拐杖去行醫

          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畢懷中:一條腿也要闖出脫貧致富路

          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金沙江邊種柳人

          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鄉村教師農加貴 一師一校堅守“麻風村”34年

          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一波三折的“天麻扶貧路”

          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從“阿地馬底”到“阿路底”——余友鄧下山記

          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“托厄哈扒”桑南才:32年峽谷郵路 百萬郵件傳深情

            【微紀錄·云南故事】富村青年斗貧記:“90后”帶3000留守婦女“指尖致富”

            【云南故事特別策劃·戰“疫”】春城的4.1萬束“微光”


          【糾錯】 [責任編輯: 劉馨蔚]
          010070210010000000000000011120211398247951
          免费A级毛片aV无码
          <em id="tdrrh"><form id="tdrrh"></form></em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tdrrh"><nobr id="tdrrh"><meter id="tdrrh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tdrrh"><listing id="tdrrh"></listin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tdrrh"><nobr id="tdrrh"></nobr></sub><address id="tdrrh"><nobr id="tdrrh"></nobr></address>